F35C的着舰挂钩特写!也采用了隐身设计
来源:F35C的着舰挂钩特写!也采用了隐身设计发稿时间:2020-04-06 09:49:48


“高龄、严重认知障碍、慢性心肺疾病均为被排除标准。这在我看来是不道德的。排除标准发出了一个错误的信号,即有些生命不值得拯救……至关重要的是要明确一点,即对一个人生命价值的刻板判断不对这些(影响医生的)决定产生任何影响,(要确保)没有人因为残疾而丧失治疗资格。”怀特这样分享自己的观点。

除纽约州外,新泽西州新冠肺炎确诊人数快速攀升,也突破了3万7千人,死亡人数917人。

杜鸿儒说:“相当于最困难的事情就是,这些数据源都是不同的格式,也可能都是不同的语言,我们需要把各个数据源汇总了,再整理、再清洗成我们需要的格式,然后再上传到这个数据图表中。”

这是来自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对全球新冠肺炎疫情实施检测的统计图表。而图表的创作者是这所大学两名来自中国的博士生。董恩盛和杜鸿儒都是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土木与系统工程系博士一年级学生。

董恩盛的研究方向是疾病模型,也就是用数学模型和计算机代码来解释一些流行病学、公共健康方面的问题,对全球流行病的发展趋势做基本的判断和推测。在今年1月份,新冠肺炎疫情还尚未在全世界范围流行起来时,他就和导师达成一致意见,想要做这样的一份数据地图。

“在我们的从医经验中,这是第一次,必须平衡社区以及我们通常关注的个别病人之间的福祉。”CNN援引洛杉矶医生艾拉·拜奥克的话这样说。当地时间4月5日17时,根据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实时数据,目前美国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已经达到331234例,因新冠肺炎死亡病例达9458例,治愈病例达16848例。其中,纽约州以超过12万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死亡超过4000人,占全美新冠肺炎确诊及死亡数量的三分之一以上。

“这些是不可避免的悲剧性选择,不论哪一种选择都是糟糕的。”怀特说。不过他同时表示,“比制定一个明确的分配(医疗资源)框架更糟糕的是根本不制定(框架),因为在那种情况下在危机期间做出的决定将是带有偏见和具有武断性的。”

杜鸿儒说:“从数据上来看,美国目前是全世界(疫情)最严重的。中国疫情防控对其他国家都是很好的榜样,我希望世界上各个国家可以参考中国的防控手段,希望能早日控制全球的疫情。”

董恩盛说,他和导师做这个图表最开始的初衷只是为下一步的学术研究做数据收集和准备工作,没想到随着疫情发展,会成为全世界普遍关注的统计参考,这也让他和团队感到责任更重了,更需要夜以继日地保持数据严谨和准确。

“我不明白为何还不颁布全美‘居家隔离令’?” 在新冠疫情肆虐美国之际,美国顶级传染病专家、国家卫生研究院下属国家过敏症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安东尼·福奇站出来表达了这样的不解,这也是福奇在公开场合又一次与特朗普“唱反调”。近日,随着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多国传播,多国主流媒体或政府卫生部门在进行疫情更新发布时,都在引用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的疫情数据更新图。而这份目前受关注度最高的疫情图,由两名中国留美博士创作和维护。